“蜂情”口述之十四


发布时间:

2019-10-25 17:33

  我与中国蜂业结缘30年

  中国蜂产品协会顾问 山口喜久二

  曾经,日本蜂蜜市场的自给率是20%,如今只有7%,其余的93%都要依赖进口蜂蜜。在这93%的进口蜂蜜中,来自中国的占到了73。

  最近几年,日本民间兴起一股养蜂潮。无论是东京银座大厦顶层还是北海道高中,甚至日本地方城市的机场,都能看到忙忙碌碌的蜜蜂和整齐排列的蜂箱。在中国,养蜂产业正逐渐成为精准扶贫的主导产业之一,同时中国还是全球第一蜂产品生产国。在中国现代养蜂业大发展的背后,也有日本人推动的力量。这一点往往不为人知或被人忽视。今天我们的采访对象,就是一名在过去40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提高中国的养蜂技术并经常到中国各地的养蜂场进行现场指导的日本农学博士、JRJ蜂医科学研究所所长山口喜久二。40多年前,山口喜久二的父亲利用蜂王浆治愈了肝癌,此后他全身心投入蜂王浆的研究,1969年成立了日本蜂王浆株式会社,1993年不远万里来到中国青海省建立了无公害无污染高品质的蜂王浆生产工厂,将自己研究改革的“48小时才乳法”在中国推广应用,为青海乃至中国的养蜂业发展提供了技术支持。他还对培养中国养蜂人给予了极大的关心的帮助,从2001年4月开始为中国各大学的蜂学系设立奖学金,出资邀请中国的养蜂后继者到日本交流学习。93年前往青海省实践自然生态养蜂据了解,您现在还担任着中国云南农业大学的研究生导师。那么您和中国的交流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山口喜久二:我的中国大陆探险之旅开始于1992年,1993年去的青海省。当时我听说在青海省海拔3200米到3600米的地方有3.3亿平方米的油菜花田,这简直太难以置信了,怎么会有油菜花盛开在相当于富士山高度的地方呢。于是我决定在93年前去一探究竟。我从西宁市出发。8个小时的车程。车子就行驶在断崖绝壁上,两边都是深谷,感觉车子随时都会滑落。经过一路颠簸,终于到达了青海高原。我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仿佛来到了传说中的桃源仙境,耳边嗡嗡嗡的到处都是蜜蜂扇动翅膀的声音。不愧是地大物博的中国,才能有如此神奇美丽的地方。我同当时的青海省海北州门源县政府协商,取得了独占使用权,在高原上成立了首个蜂蜜精制工厂,尽可能地为当地创造雇佣岗位。在我的养蜂工厂,最关键的就是温度的管理,必须保持在摄氏2度左右,所以为了确保冰箱的供电真的大费周折。我的原则就是平等交易,优质的东西要出高价,在青海省收购蜂蜜时也给出了高于市价4到6倍的价格,所以评价很高,大家都喜欢把优质的蜂蜜卖给我。日本的部分消费者对中国的蜂蜜怀有偏见,但我认为日本没资格说这种话。日本的那种低价外包的方式才是破坏蜂蜜市场的根源。中国有着丰富的蜜源,只是有健康的蜜蜂,就可以制作出纯粹、高品质的蜂产品。设立奖学金助力中国养蜂后继者我了解到您还在中国的大学设立了奖学金,为研修生提供赴日学习交流的机会。山口喜久二:是的,我是从2001年开始,用个人积蓄创设了奖学金,每年给20多名优秀的大学生提供学费援助。我还受邀参与日本科学技术振兴机构(JST)主办的“樱花科技计划(日本。亚洲青少年科技交流项目)”,由日本政府邀请10到12名的中国实习生、学者等到日本进行学术交流。该项目在2016年3月、11月,2018年3月都有举办,下次预计是2019年3月。国与国或是政府对政府间的交流,有时候会出现摩擦。安倍首相则提倡更好的发挥日中两国间民间桥梁的作用,所以就有了“日本·亚洲青少年科技交流项目”。作为养蜂专家,我很荣幸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助力日本与养蜂大国——中国的交流。中国鼓励振兴养蜂业非常了不起为了让农村摆脱贫困,在习近平总书记的倡导下,中国推行通过养蜂实现精准扶贫。在振兴中国养蜂业上,您身为专家有什么好的建议和意见?山口喜久二:中国是蜂王浆的原产国,而且是全球唯一的原产国,这是所有中国养蜂人的骄傲与自豪。之前我也反复强调过,一定要追求高品质的产品。我希望中国的养蜂人尽可能的利用自然的蜜源,在有花田的地方养蜂。中国国家主席能亲自鼓励振兴养蜂事业,并将其视为国策之一,这真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我希望中国能珍视自己作为蜂王浆原产国的骄傲,也希望有更多的日本人能认识到中国养蜂业的美好前景。

  《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总编辑 蒋丰

相关下载